长征中党和红军如何利用报纸发挥作用
2016/9/22 11:30:40

原标题:长征中党和红军如何利用报纸发挥作用

在信息技术高度发达、传播渠道日益多元的今天,传统的新闻载体——报纸,似乎离人们渐行渐远。然而,在80多年前的长征中,对于中国共产党和红军来说,报刊的作用不亚于枪支弹药,是不可或缺的精神食粮,同时也是红军了解外界信息的重要手段。

条件艰苦但办报不止

长征开始后,为了打破敌人的围追堵截,红军常常是连续行军作战,所处环境十分恶劣。但即使这样,他们仍想方设法坚持编印报刊,如红军总政治部的《红星》报、《前进》报,红一军团的《战士》报,红二方面军的《前进》(副刊),红四方面军的《不胜不休》报等,都在长征路上坚持出版。

1931年11月7日,红色中华通讯社(即新华社前身,简称红中社)在江西瑞金成立。红中社最初担负两项任务:对外播发宣传中国共产党、苏区和红军的新闻,编印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机关报《红色中华》报;依靠抄收国民党中央社的电讯,编印供领导决策的内部参考消息(《参考消息》前身)。

长征期间,《红色中华》报因条件有限而停止工作,但抄收工作始终在进行,为中央领导了解敌方信息、实施正确决策起到了重要的参考作用。

红军长征中的报刊多为手刻蜡纸油印。由于物资紧张,红军的印刷设备十分简陋,如《红星》报就是一台油印机、几盒油墨、几筒蜡纸、几块钢板、几支铅笔和一些毛边纸等。报纸最初使用从苏区带来的毛边纸,用完后,大家就因地制宜找“纸”源。长征中曾发行过“叶报”,就是拿树叶当纸进行宣传。

1934年10月20日,《红星》报发行了长征中的第1期油印报纸,其中《突破敌人封锁线,争取反攻敌人的初步胜利》《当前进攻战斗中的政治工作》等文章,起到了积极的战斗动员作用。1934年11月7日,《红星》报针对个别部队纪律松懈、违反群众纪律的现象,刊登了加强党和军队组织纪律的文章,对加强党的组织纪律,教育党员干部和红军指战员切实保护群众利益起到了重要作用。

巧借国统区报纸确定红军战略转移方向

长征途中通讯十分不便,致使红军主力部队之间的联络经常中断。由于国统区报纸种类多、发行范围广,因此红军每到一地都会派人专门搜集报刊资料。

据张闻天的夫人刘英回忆:“毛泽东等领导同志还有一个习惯,每到一地,顾不得吃饭休息,就研究各个部队发来的电报,还尽可能地找报纸来看。下面部队得到报纸也往中央部队送。他们把这些东西当宝贝一样,看得很仔细,反面文章正面看,从中了解敌我情况。”

有一个众所周知的故事:1935年9月,红军到达哈达铺后,毛泽东凭借缴获的《大公报》,了解到陕北有相当大的一片苏区和相当数量的红军。这一重大消息促使党中央作出了落脚陕北的战略决策。

事实上,不少在长征中掉队的红军,也是在看了《大公报》的有关报道后,知道了大部队的去向,赶上了队伍。1937年2月,周恩来在西安会见《大公报》战地记者范长江时指出:“你在红军长征路上写的文章,我们沿途都看到了,红军干部对你的名字都很熟悉。”

“借船出海”构建中国共产党对外宣传阵地

为打破国民党政府的新闻封锁,真实报道红军长征的实际情况和中国共产党北上抗日的真诚愿望,1935年12月9日,中国共产党在巴黎创办了《救国时报》。这份报纸在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直接领导下,积极传播长征信息,着力塑造共产党和红军的抗日形象,赢得了国际社会的同情与援助,堪称中国共产党对外宣传的“红色阵地”。

比如,1936年12月,杨定华在《救国时报》上发表的《雪山草地行军记》和《从甘肃到山西》两篇长篇长征实录,以亲历者的视角,详细介绍了红军长征中的所见所闻,扩大了红军和长征的影响。

陈云是党内利用海外媒体宣传长征的杰出代表。他曾在巴黎出版的《全民月刊》上,假托被红军俘虏的国民党军医之口,介绍了红军长征的相关情况,收到了良好的反响。

长征中,虽然红军的办报条件简陋,规模也十分有限,但却积累了丰富的开展报刊活动的经验,为党的新闻宣传事业的发展奠定了基础。(肖石忠、王经国、孙杰)

(责编:常雪梅、程宏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