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襄(汾东)县委书记李策安生平考证
2015/4/22 19:06:43

? ? 李策安,中共党员,襄陵县陶寺乡安李村人(今属襄汾县)。1940年9月6日,被日寇杀害于沁源县尚义村,时年29岁。他是临襄(河东)县委的主要领导之一。

? ?其名字在襄汾党史资料中多有提及。《中共襄汾县地方史稿》、《襄汾县组织史资料》、《临汾地区组织史资料》《临汾革命老区》、《襄汾革命老区》等书中也多处提到他的名字。

? ?一、为什么要考证李策安烈士的生平

? ? ? ?之所以要专门考证李策安烈士的生平,是因为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

? ?(一)职务认定各不同

? ? ? ?对于李策安烈士的职务,有多种不同版本:

? ?1、临襄汾东县委书记

? ? ? ?(1)《山西省革命烈士英名录》、《襄汾县革命烈士英名录》、“中华英烈网”明确记载:李策安,中共临襄汾东县委书记,山西省襄汾县陶寺公社安李村人,1932年参加工作,1940年9月在沁源县被敌杀害。特别是在《烈士英名录》的“地方系统”分类下,因职务高、参加工作时间早而列为第一个人。

? ? ? ?(2)曾与李策安同志一块战斗过的李明在1966年4月21日给襄汾县委写的证明材料也是一个有力的证据:

? ? ? ? ? ?襄汾县委:李策安同志是1937年参加襄陵县汾东区抗日工作的,我当时任区委书记,策安同志亦是哪一年参加共产党的,以后提为区委组织委员,后来到沁源河西村受党的训练回来后,担任县委组织委员,成为我的上级。山西十二月政变后,任临襄县委组织部长,后提为临襄县委书记。1940年因身患重病,接着日寇扫荡,在反扫荡中牺牲。他病重时,我记得是安李村一县委交通员(记不得名字了)和李廷芳送去的,其他还有王守业、乔佩之、曹青如亦略知策安的情况,还有张平(现在太原)是当时的县委成员,亦知李策安的情况。

? ? ? ?(3)1980年襄汾县落实政策小组所写的定论:

? ? ? ? ? ?李策安同志襄汾县陶寺公社安李大队(人),1932年参加革命,34年入党,曾任汾东区抗日办事处区委组织委员,区委书记,临襄县委组织部长,39年12月政变后,任临襄县委书记等职。40年9月6日,不幸被日寇杀害于沁源县城。殉难时29岁。46年我人民政府在张再村召开追悼大会,承认策安同志为光荣烈士。张再烈士陵园的碑文上铭刻着李策安的名字。其家属是按光荣烈属对待。

? ? ? ? ? ?1979年12月27日,又经县委研究,李策安家属仍然按光荣烈属对待。李策安之妻的抚养费每月按10月发给。(从1980年元月1日起)。

? ? ? ?(4)1983年3月11日,襄汾县换发1953年颁发的烈士证,新烈士证在职务一栏中填写的是“临襄县委书记”。参加革命时间是1932年10月,入党时间是1932年11月,1940年9月6日在沁源被日寇杀害。

? ?2、临襄县委负责人

? ? ? ?《襄汾县组织史资料》第36页:“1940年1月,张静波、王岱东回到襄东,找见临襄县委负责人李策安、张平以及襄东人民武装自卫队领导人姚登山等,传达了麦旺子会议精神,……”

? ?3、临襄汾东县委组织部长

? ? ? ?《中共襄汾县地方史稿》第47页:“……不久,乔克勤赴根据地汇报工作后它调,组织部长李策安转移根据地后病故……”

? ? ? ?《襄汾县组织史资料》第27页:“1939年12月晋西事变后,县委书记乔克勤回到太岳根据地,组织部长李策安病故,县委秘书张耀廷和宣传部长张平隐蔽下来坚持斗争。”

? ? ? ?《襄汾县组织史资料》第28页

? ? ? ?中共临襄县委(河东)工作机构及领导人名录

? ? ? ?秘书  张耀廷(1939.9—1941.2)

? ? ? ?中共临襄县委(河东)组织部(1939.9—1942.7)

? ? ? ?部长 ?李策安(1939.9—1940.1)

? ? ? ? ?张耀廷(1941.3—1942.7)

? ? ? ?《襄汾县组织史资料》在这里出现了一个明显的矛盾。第27页说“1939年12月晋西事变后,县委书记乔克勤回到太岳根据地,组织部长李策安病故”,而第36页却又说“1940年1月,张静波、王岱东回到襄东,找见临襄县委负责人李策安、张平以及襄东人民武装自卫队领导人姚登山等”。

从后面的考证可以得知,晋西事变后,仅是县委书记乔克勤随山西新军213旅撤到了根据地,临襄县委的其他人并没有撤退,而是隐蔽下来坚持斗争。

? ?4、安泽县委书记

? ? ? ?1、《安李村史》(李社稷编写)第78页:“李策安,又名治安,1936年在运城师范加入中国共产党,是安李村党组织的创始人,1940年任中共襄陵县委组织部长,1941年任中共安泽县委书记。”

? ? ? ?2、《襄汾县军事志》(王泽培编写)在烈士栏目下,第一人即为李策安,对李策安的记载也是“安泽县委书记”。

? ?5、安泽、浮山县委组织部长

? ? ? ?《襄汾革命老区》(2006年襄汾老区建设促进会编)中的“人物”篇中,《临襄河东县委组织部长李策安》一文中,写道:“曾任安泽、浮山县委组织部长”。

? ?(二)入党时间有出入

? ? ? ?李策安同志的入党时间因资料不同而不同。有以下三个说法:

? ? ? ?1、1932年11月入党(也就是在运城师范上学期间入党)。1983年3月11日颁发的烈士证上填写着:参加革命时间1932年10月,入党时间是1932年11月;《山西革命革命烈士英名录》、《襄汾县革命烈士英名录》均持此说。

? ? ? ?2、1934年入党(也就是运城师范毕业后入党)。见上文中襄汾县落实政策办公室的材料。

? ? ? ?3、1937年入党(也就是襄陵汾东区委成立时入党)。见上文李明的证明材料。

? ?(三)牺牲原因有分歧

? ? ? ?对于李策安烈士的牺牲,有两种不同的说法,一种是病故,一种是被日寇杀害。

? ? ? ?1、病故说。有以下四种:

? ? ? ? ? ?(1)李庭芳为襄汾县委党史研究室所写的党史材料《三进临汾城的前前后后》中的“一进临汾城 ?偶遇陈香园”中写道:

? ? ? ? ? ?1940年的六、七月间,国民党九十三军向塔儿山地区进犯。我襄陵汾东游击队和地方政权,被迫撤往太岳根据地,途中被阎军击散。此时,中共襄东地下党组织也受到了严重威胁。为了保存力量,上级决定,凡公开活动的共产党员和干部一律调往根据地。因此,我也被调,与邓定宇同志一起到了根据地。

? ? ? ? ? ?我们到中共临襄汾东县委机关驻地洪洞里开村后,见到了正在生病的县委组织部长李策安同志。由于李策安同志病情严重,加之国民党洪洞县长李宜选不断带兵袭扰,县委领导确定由我负责,将李策安同志护送到后方医院治疗。于是,我沿途要担架,把李策安同志转到了后方医院。医院设在沁源与沁县交界处的山沟关村。医院里伤病员很多,条件也很不好。睡觉便是打地铺,而且都是由自己动手,到山上割野草当铺草,防寒防潮的效果都很差。

? ? ? ? ? ?时值8月下旬,山区已是寒气逼人。我与李策安都穿着单衣,感觉很冷。当时,策安同志的病不轻,估计马上不得好,得在医院过冬。所以,策安同志要我返回襄陵取棉衣。为使策安同志的身体早日康复,我在8月15的晚上,经敌占区冒着生命危险,回到襄陵,在邓庄找见了地下联络站的高飞同志,搞到了棉衣。

? ? ? ? ? ?为尽快把棉衣送到,我请本村一个在洪洞城“陶香斋”商号当掌柜的贾望喜带我坐火车去洪洞。……车至临汾后,因为敌人怕夜间行车遭伏击,所以火车停开,让乘客全部下车,进临汾城住一宿,……

? ? ? ? ? ?进城后,在东关十字路口,我们偶然与原在襄陵游击队当参谋的陈香园相遇了。……陈香园对我说:“我有话给你说,你就在这里等着。我晚上来找你。”……

? ? ? ? ? ?约晚上7时许,陈香园果真如约而来。他把我领进一家浴池洗了澡。洗澡时,对我说:“我被刘淼抓后,因都是河北人,已经拉上了老乡关系。他谈话中,流露了愿与咱们联系的意思。我现在是任连保(襄陵游击大队副大队长)和梁县长(梁仰云,襄陵抗日民主县政府县长)让留下的。准备一有机会就把咱们的同志带出去。”又说:“刘淼先投降了阎军,投降阎军后,因为他原在咱决死队干过,知道反共没有好下场。后来,就又糊里糊涂投靠了日本人。现在,他的人马已被编入洪洞警备队第二中队。咱们的人,多数也在这个中队内。日本人现在也不相信刘淼,已把他架空。警备队排以上干部都被安排为便衣。日本人对这些人也不放心,常有被暗杀的。我的处境也不好,心里也很着急,曾经两次出过城,想找咱们的人,但因不了解城外情况,怕碰上敌人,又返了回来。”……他接道说:“请你出去后,尽量设法找到太岳二地委首长,指示我们该怎么办。”……在洪洞下车后,贾望喜去商号,我去岳阳县的白素村,通过二地委交通员王希瑞同志介绍,见到了二地委领导。汇报后,领导说:“棉衣的事,你别管了,我们让别人给策安同志送去。陈香园同志眼下如坐针毯,正等着地委的指示和帮助,你就先休息一天,再进临汾城一趟吧。随后又对我进行了详细交待。

? ? ? ?2、1982年9月16日县委党史办召集在襄陵工作过的李俞平、王岱东、祁耀先、曹青如、李廷芳在襄汾招待所召开座谈会。李俞平在发言中说:“1940年麦收后,公开的同志转移了,留下的一些同志转入地下活动。县委决定留下张平同志代表县委领导党的地下工作。李策安同志转到根据地后,因肠胃病死于沁源大义村附近的野战医院。”

? ? ? ?3、时任万荣县委书记的李明1966年5月27日在运城县为襄汾县委党史研究室所的证明材料。

? ? ? ? ? ?另有几个牺牲的同志附后:

? ? ? ? ? ?李策安同志,1940年因病亡于太岳区医院。

? ? ? ? ? ?邓明轩同志(西候村人),1940年调河津、荣河一带工作,被捕牺牲于万荣县李家坡村外。

? ? ? ?4、“襄汾县组织史”、“中共襄汾县地方史稿”以及“中共襄汾县大事记述”中也是病故说。

? ? ? ? ? ?(二)杀害说。有以下五种:

? ? ? ? ? ?(1)政府给李策安后人颁发的《烈士证》上明确记载:“1940年9月6日被日寇杀害于沁源。”《山西革命烈士英名录》、《襄汾革命烈士英名录》也是如此。

? ? ? ? ? ?(2)安李村第一任党支部书记张茂亭所写的证明材料:“兹证明我村李策安同志(原名李治安),该于1939年和李绪安同志介绍我入党,他是党小组长。我们在一个组过党的生活。他于40年转移的后方(沁源一带),就是同年的后半年,在日寇进攻和扫荡我后时,不幸光荣牺牲。故后于41年正月里由我村王锡章同志(又名硕卿)将策安同志和王锡瑞的尸体一块搬回,回来时我前去看望,见策安的头与颈截然两段,看来是被敌人用刀砍断的。为了避免他妻子的悲痛,在装殓时没叫他女人到尸体边,并瞒哄说头颅还在,可能是病死的。情况属实,特此证明。”

? ? ? ? ? ?(3)曾在临襄汾东县委任秘书的张耀庭1979年12月23日所写的证明材料:“1939年临汾、襄陵河东组成临襄县委,我当时在临襄县委工作,策安同志任县委组织部长,1939年十二月政变时,策安同志回地委到抗日根据地汇报工作,不料患了伤寒病,接着日寇扫荡,在反扫荡中牺牲,后由县委交通员王锡章将尸体搬回,当时为了工作和家人安全起见,只说病故,不敢说牺牲。并不让声张,安葬了事。特此证明。”

? ? ? ? ? ?(4)《襄汾党史通讯》1992年第5期第20页有耿吾为李策安所写的生平,其中写道“是年(1940年)9月6日,日寇进袭沁源,策安在转移中不幸被俘,被杀害于尚义村,时年仅29岁.”

? ? ? ? ? ?(5)李策安之子李文彩说:“我父亲去世时我才3岁,长大后听我母亲和当年曾为我父亲盛殓的人说,头和身子是分离的。1989年农历11月11日,我母亲张修贞去世,因要与我父亲合葬,打开墓后,我和我大女儿捡拾骨殖时,看见头盖骨左侧耳上有被刀砍的三寸多长的裂缝,左胳膊上的骨头成为两节,明显是刀砍过的。”

? ? ? ? ? ?综上所述,我们应该采信最有权威和公信力的由政府部门颁发的烈士证和李策安战友、亲属的证明材料。故此,我们基本可以确认:

? ? ? ? ? ?李策安同志在运城师范上学期间,于1932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毕业后在襄陵三高(学校在今襄汾县邓庄镇)任教。1938年可能因与运城党的关系与当地党的关系接洽不上,从而再次入党(这种情况在特殊时期还是比较多的)。其后担任了襄陵汾东区委组织委员。1939年10月临襄汾东县委成立时,任县委组织部部长。十二月事变后,县委书记乔克勤随213旅撤往沁源太岳根据地,他任临襄汾东县委负责人、临襄汾东县委书记。1940年9月6日被日寇杀害于沁源县。

? ?二、李策安同志革命历程考证

? ? ? ?厘清了以上问题,我们必然要进一步搞清楚李策安同志为党干了哪些工作,进行了哪些革命活动。

? ? ? ?李策安生平事迹记载,目前所见主要有三个,一是1992年第5期《襄汾党史通讯》中的《李策安生平》,二是其夫人张修贞生前所述、其长子李文清执笔所写的《李策安烈士生平传略》,三是《襄汾革命老区》中的《临襄河东县委组织部长李策安》。这些记载,都有不完善的地方,有的甚至与史实不符。这三个传记附后。在襄汾县委党史研究室的资料中,有革命老同志的回忆中,涉及到李策安的有以下几个(按文中所述事件发生时间的先后排序):

? ? ? ?(一)曹凯为襄汾县委党史研究室所写的《襄陵县抗日初期武装斗争简况》一文中:“在山西人民抗日救亡运动中,我们党充分利用“牺盟会”组织形式的有利方面,有计划地配备了党在山西各地的领导力量,培养训练了大批革命干部和抗日革命青年学生。1936年冬创办了“山西军政训练班”、“山西民众干部训练团”、“山西临时村政协助员训练班”。这年11月,我到太原应试,考取了“山西临时村政协助员训练班”,学习了十多天,“西安事变”发生了,薄一波同志给我们讲了一次话后,我和李策安、席文敏等同志一同分配在新绛县第四区工作。任务是发动与组织抗日,发展“牺盟会”会员,招考国民军官,送到太原去学习。搞了3个月……”这个材料说明,李策安在1936年冬“西安事变”前,曾与曹凯、席文敏一起,考取了“山西临时村政协助员训练班”,并一起分配到新绛四区工作。

? ? ? ?(二)老党员沈兴富为襄汾县委党史研究室所写党史材料中提到的:“1938年日寇进入襄陵县内,阎锡山的官员全部逃入吕梁山上避难去了,……这时我党为了抗日,在崇实村成立了抗日牺牲救国同盟会,发动群众进行抗日,……牺盟会内有组织部、宣传部、敌工部,主要领导有席吉林、李进青、李子坚、乔贯五、李树芳、邓定一等等,下设农救会、青救会、警卫队等组织,下边设有十个编村,抗日人员属于我党的有段家富、张汉杰、张茂亭、李庭芳、杨迎春、张善庆、祁清河、李策安、张正元等。……”

? ? ? ?(三)李溪林1983年5月在北京为襄汾县委党史研究室所写的党史材料《关于我在襄陵牺盟会建立人民武装自卫队和开展游击战的点滴》一文中提到的:“1937年冬,日寇攻陷太原。蒋介石、阎锡山的散兵纷纷经襄陵南逃。他们沿途扒火车、挡汽车、抢牲口、劫财物、威逼村长、恐吓群众、欺压妇幼、散布悲观失败气氛。特别是沿铁路线襄东人民,受到散兵的危害更重,他们沿途乱扔枪支弹药,留在流氓、地痞手中危害更大。当时,襄陵县牺盟派我到襄陵二区(汾东)区政府驻邓庄镇开展牺盟工作,宣传、组织、武装群众抗日。面对当地的现实,为了动员群众支援抗日前线,搞好后方的社会秩序,将捡到的散兵丢弃的枪支发给邓庄附近农村的青年牺盟会员(或自卫队员,指已成立自卫队的村),利用农闲或夜晚,将他们集合在邓庄的第三完校(因时局关系,学校已停课),进行简朴的训练。请当时驻临汾东亢的八路军叶××、郭××二位同志和襄陵人民武装自卫队第一中队的张副中队长,讲武器的性能和使用,基本的队列动作,唱抗日歌曲等。其间,队员们处理了几次散兵抢劫群众的事件,有的还收缴了他们的武器,得到了驻邓庄的编村村长邓学仁及部分村长的支持和鼓励。队员由3人逐渐发展到50余人,被命名为襄陵人民武装自卫第二中队(一中队和总队驻襄陵县城),先后有郭寿天、郭生茂、卢得胜、朱光祖、韩灵甫、李策安、张集英、郭逢吉、王泽民等牺盟同志来队讲话、参观。”

? ? ? ?从此材料可以看出,李策安当时应为襄陵县牺盟组织的领导层人物或者积极分子,否则,他不会去“讲话、参观”。

? ? ? ?(四)栗券1984年5月1日在太原为襄汾党史研究室所所写的党史资料《革命斗争史回忆》一文中提到:“牺盟会县特派员变更过三次,先是纪锦章,纪调政卫队后是尹钟奇。尹钟奇调走,朱光祖接任。一区区长先为朱光祖,后由栗券担任,直至1939年12月政变,区的负责人称秘书,一区是梁福义,二区是邓明轩,三区先是栗券,后是安国华。除上述,当时在牺盟会工作者多称协助员,现可回忆起者:在汾西有杨耀(实际搞党务工作)、夏映舟、张虎成、张光鉴、梁福仁、梁福义、乔国宝、卢锦堂、吉大樾、曹生林、窦金奎、窦银奎、梁茂林等。在汾东有邓明轩(实际搞党务工作)、王守业、李策安、梁福源等。

从这个材料我们可以知道,李策安同志应是襄陵牺盟会汾东组织里的重要人物。

? ? ? ?(五)时任万荣县委书记的李明1966年5月27日在运城县为襄汾县委党史研究室所写的证明材料中有这样的话:1938年三、四月我到晋西南特委受训回来,根据特委和县委指示,组织了党的汾东区委会,当时我任区委书记,乔佩之同志任区委组织委员,乔贯五同志任区委宣传委员。后又发展秦业生、姚登山、贾增红、李昆山、李希鹏、李廉清、李策安等入党,后乔佩之同志说他身体不好,决定由李策安同志担任区委组织委员。

? ? ? ?1939年上半年(记不清几月),上级党委调我去受训,当时我在决死队开会,李策安同志怕误了受训,即替我去受训,策安同志学习的很好,回来后担任县委组织委员,(即临襄汾东县委,编者注)

? ? ? ? 12月晋西事变后,日寇对我农村党组织进行了严重的破坏,区委宣传委员乔贯五同志被捕,日寇将他杀害于赵曲镇。接着日寇三日两头的扫荡我汾东抗日政权和自卫队,在汾东办事处和游击队工作的几个党员和非党干部,因敌人的威胁和对其家属的逮捕,感到很大困难,我到临汾汾东找见县委乔克勤同志,决定派临汾段登海同志担任襄陵汾东办事处主任,但找不到适当人担任游击队长,于是我向区委李廉清、邓明轩、县委李策安等,介绍姚登山同志担任了游击队大队长,段登海到职两个月,亦未露面,因环境因难不来了。

? ?(六)姚登山为襄汾县委党史研究室所写的党史材料《襄陵汾东办事处的成立,游击队与地方党的关系》一文中第二部分“游击队和地方党的关系”提到:“十二月政变后,成立了临襄汾东联合县委(临襄汾东县委是十二月事变1939年10月建立的,此处与组织史记载的有出入。编者注),县委书记乔作樾,化名乔克勤,组织部长李策安,宣传部长张平,县委秘书张耀庭,县委机关设在临汾城东南几里地的七里翟村(张耀庭家是这个村的)李策安和张平则在襄东负责地下党的工作,以合法职业(如教员)作掩护,秘密地进行党的工作。”

? ? ? ?地方党和游击队没有正式的组织关系和领导关系,也不过问游击队的活动,……

? ? ? ?我们之间虽然不发生直接关系,但互相都了解和认识。我们公开负责人,有的就是在当地入党的,有的在政变前就认识或了解,我们也把县委作为领导机关来看待,如接受对段登海的委派,张静波从太岳区回来也是经过县委才到襄陵来的,我们也在一起开过会,约三、四月间,我和梁仰云与李策安、张平,以及李俞平在张相李俞平家开会,虽然不是党组织的会议,也没有什么决议,但我们把地方党负责同志的意见,当作县委指示去执行,……

? ?(七)王守业为襄汾县委党史研究室所写的党史资料《“七七事变”后至“晋西事变”前襄陵县汾东抗日运动的概况》一文中提到:“十二月政变前的后半年,因日寇对交通线封锁较严,汾东、汾西联系不便,斗争形势也有所不同,因此上级党委,决定成立中共临(汾)襄(陵)汾东县委,乔克勤(临汾人)任县委书记,从晋西区党委学习回来的李策安任县委组织部长、张平任县委宣传部长。……”

? ?(八)李作良、张茂亭为襄汾县委党史研究室所写的党史材料《在黑暗中闪闪发光的安李党支部》一文中提到:“安李党支部原是于1939年10月建立的。当年6月县长纪锦章在各村抽拔了一批青年,以青救会训练班的名义,到乡宁前山沿的乔峰一带参加二一三旅干校学习,学期3个月,结业后返回本村作抗日宣传工作。安李参加青训的有张运芳和王锡瑞二人,在结业临走时,运芳买了油印的政治学习等几本小册子,回村不久参加了牺公会,并担任了盘道编村的政治教官,太山上的李红娃为军事教官。10月经本村李策安和李绪安二人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和运芳一起入党的还有本村的两个青年,后来一个因外地贸易长期不归,另一个是胆小怕事都不干了,留下策安、绪安和运芳为一个党小组,组长是李策安。

? ?1940年春天,策安被调到后方安泽一带去了,绪安又参加了县动工队工作……

? ?(九)时任省人民医院党委书记的王守业1982年10月于在太原为襄汾党史研究室所写的党史材料中提到:“面对办事处主任郭松如被敌逮捕和郭寿天等同志的牺牲(郭寿天是在1939年10月23日“桥儿上事件” 中牺牲的。编者注)这一局面,当时临襄汾东县委在安李村李策安家中开会,并约我参加。开会讨论了对敌斗争的形势,并决定办事处主任,由牺盟干部席梅斋暂代理。但因环境日益恶劣,席梅斋借口怕家中遭受损失,不久便提出辞职。经县委第二次开会商讨决定,由临汾牺盟干部段登海(又名高海泉)任办事处主任,这一时期,日伪活动更加猖狂,在段村据点的敌人,并与东山一带大股土匪头子韩青林外号韩老九配合,抢劫人民财产,奸淫妇女,杀害人民群众。段登海主任也无法办公,竟相随其从人携带办事处公章和钱财、手枪,擅离职守,躲在临汾一带去了。不久十二月政变日寇配合阎顽发动反共高潮,于十二月政变后的春节除夕和初一两晚上,逮捕我党员干部及其家属共50余人,我父亲(群众)当时也被逮捕。因此,党组织便决定我到晋西南做地下党的工作。我便经组织同意,由李廉卿改名王守业,至今没有恢复原姓名。”

? ?(十)《襄汾县组织史资料》第27—28页中指出:1939年9月,中共临襄县委(汾东)成立,县委机关设在临汾县广水泉,利用统一战线的名义,机关名字开始叫做“敌工会”,后来以办报作掩护,秘密进行活动。隶属太岳地委,后为太岳二地委。……1939年12月晋西事变后,县委书记乔克勤回到太岳根据地,组织部长李策安病故,县委秘书张耀廷和宣传部长张平隐蔽下来坚持斗争。

? ?中共临襄县委(河东)工作机构及领导人名录

? ?秘书  张耀廷(1939.9—1941.2)

? ?中共临襄县委(河东)组织部(1939.9—1942.7)

? ?部长 李策安(1939.9—1940.1)

? ?张耀廷(1941.3—1942.7)

? ?(十一)《襄汾县组织史资料》第36页“襄陵汾东抗日县政府”(1940.5—1940.7)中提到:1939年12月,薄一波在沁源召开全省牺盟代表会议,号召准备“雨伞”,应付阎锡山蓄谋已久的反革命事变。牺盟乡宁中心区宣传部长张静波出席了会议。会后,张静波从沁源回到临汾县河东麦旺子村和牺盟乡宁中心区的领导同志相遇,随即传达了沁源会议精神。参加会议的有牺盟乡宁中心区负责人王仲英、刘舒侠、杨立奇、汾城县长岳维藩、襄陵县长纪锦章、中共临襄县委(河东)书记乔克勤等。会议决定依靠临襄河东建立塔儿山根据地。1940年1月,张静波、王岱东回到襄东,找见临襄县委负责人李策安、张平以及襄东人民武装自卫队领导人姚登山等,传达了麦旺子(应是麦瓮村,编者注)会议精神,当即决定成立襄东抗日游击大队和襄东抗日区政府。同年5月,根据太岳二地委指示,将区政府改为襄陵汾东抗日县政府。……

? ?在引用的“襄汾县组织史”的这两个材料中,可以看出矛盾之处:27页-28页中写道:“1939年12月晋西事变后,县委书记乔克勤回到太岳根据地,组织部长李策安病故,”给人的印象是李策安似乎是和1939年12月晋西事变后,和乔克勤一块撤到太岳根据地并“病故”的。后面第36页却又说,“1940年1月,张静波、王岱东回到襄东,找见临襄县委负责人李策安……”。前面说已撤到太岳根据地,并已病故了,怎么还能找到他呢?

? ?事实是,十二月事变后,213旅转移之际,临襄汾东县委当时只有县委书记乔克勤一人随王仲英、刘舒侠、杨立奇、汾城县长岳维藩、襄陵县长纪锦章等一块撤到了太岳根据地。

? ?(十二)《临汾地区抗日英烈谱》中《对临汾地方建党勇于奉献的张耀廷》一文(第195页)写道:

? ? “(晋西事变后)……这时,临襄汾东县委也被冲散了。县委书记乔克勤,还有张耀、周云、黄英、朱华桂等辗转来到这里来,找张耀廷联系接头。张耀廷不顾自身安危,想方设法,把这些同志一一安置在安全的地方,隐蔽起来,在取得上级党的指示后,派张福同志把他们护送到根据地,安全到达地委机关――安泽唐城。”

? ?“县委书记乔克勤同志临行前,对工作进行了安排,他说:临襄汾东县委,虽然人员不健全了,但还得设法进行工作,今后临襄县委就由张耀廷和张平负责。张平分工领导襄陵河东;张耀廷分工领导临汾河东。这样,张耀廷同志只好单枪匹马在临汾河东坚持工作……”

? ?从“襄汾县组织史”和《临汾地区抗日英烈谱》中的记载可以看出:一、李策安并没有和县委书记乔克勤等一块撤退,否则,就不会被王静波“找见”;二、乔克勤走时给张耀廷说:“临襄汾东县委,虽然人员不健全了……”是他个人根据当时的形势推断而想当然。因为,组织部长李策安、宣传部长张平、县委秘书张耀廷都在,何来“人员不健全了”?三是县委书记乔克勤在撤退时,给张耀廷的交待中没有提到李策安,而“襄汾县组织史”中对李策安的组织部长任期为(1939.9—1940.1),也就是说,等王静波在汾东找见李策安研究工作时,李已不再担任临襄汾东县委的组织部长,那么,他的职务是什么?四是综合以上各方资料(李俞平、李庭芳的回忆),可以看出,李策安撤退时,应在收麦之后,也就是1940年的六、七月份因国民党九十三军从汾西(今襄汾县河西)压向汾东实在无法站脚才从汾东太岳根据地向地向地委汇报工作的,解决目前困境的。

? ?三、李策安烈士生平

? ?综合以上考证,同时参考李策安同志的三个传记版本,我们可以撰写出李策安同志的生平。

? ?李策安,原名治安,中共党员。1911年9月19日出生于陶寺乡安李村,历任襄陵二区区委组织委员,临襄河东县委组织部长、县委书记。

? ?其家世以务农为业。幼年丧父,家境艰困。7岁入学,刻苦自励,力求上进,学业优良。高小毕业后,于1928年考入省立运城师范学校。在校期间,他接触和阅读了不少马恩列的着作,受到了新思想的洗礼,并积极参加学生运动,在斗争中不断提高政治觉悟。日寇占领东三省后,他于1932年1月加入山西学生请愿团,与十多名进步青年赴河南洛阳向蒋介石请愿,要求抗日,抵御外敌。同年10加入中国共产党。1934年毕业后,曾在襄陵第三、第四高校任教。由于思想进步,执教有方,深为师生所敬佩。在四高校任教时,曾与乔贯五、狄香山等同志团结起来,反对校长的保守思想。

? ?面对战火纷纷的混乱时局,李策安以坚定的信念寻求救国安民之策。1936年,他在自己的家乡安李村发展党员王杰、李绪安、王锡章、李振东,成立了安李村党小组。这是继邓曲支部停止活动后,襄陵县境内又一个党组织,也是襄汾县第一个村级党组织。

? ?1936年冬,他考入“山西临时村政协助员训练班”,在太原学习了十多天后,“西安事变”发生了,薄一波同志给他们讲了一次话后,他和曹凯、席文敏等同志一同分配在新绛县第四区工作。发动与组织抗日,发展“牺盟会”会员,招考国民军官,送到太原去学习,先后进行了3个月。此时,牺盟襄陵县分会也在襄陵二区(河东)铺开工作。于是,他回到家乡,从事牺盟会公开工作。他积极宣传、组织、武装群众抗日。襄陵人民武装自卫第二中队在邓庄第三高校训练时,他多次去给队员讲话激励,指导工作。1938年,他接替乔佩之,担任了襄陵二区区委组织委员。

? ?1939年上半年,党组织派策安赴孝义北方局党校接受培训。当时交通沿线已被日军严密封锁,通过敌占区危险很多、困难重重,然其不畏艰险,欣然前往。学习中,他强烈地组织观念、刻苦学习的劲头和爱国忧民的情怀,受到了党校领导和同事的高度评价,圆满完成了训练学习任务。

? ?1939年9月,太岳二地委根据当时形势,决定成立临襄河东、河西县委。李策安同志被任命为临襄(河东)县委组织部部长。当时襄陵汾东情况十分复杂严峻,日、阎、伪、匪等多种势力交织在一起,党的工作十分艰苦。为防万一,李策安经常对自己的妻子说:“万一被人家抓住了,你就说你什么也不知道,打死也不能说!”当时,李策安忙于工作,家里的什么事也顾不上。他说:“分家咱们什么也不要,只要打跑了日本鬼子,咱们就会过上好日子。”当时,妻子不仅要照看一个2岁、一个6岁的孩子,还要操持家务,照顾婆婆,组织开会时,还要放哨,其家人的付出之多可想而知。10月,面对汾东办事处主任郭松如被捕和“桥儿上事件”的发生,临襄(河东)县委在其家中开会分析形势,调整党的斗争策略,确定了汾东办事处主任人选。

? ?李策安同志对党无限忠诚,对革命坚定不移,他曾对李平甫同志说:“咱们参加革命,头可掉,血可流,骨可碎,筋可断,革命意志不可移。”当时革命斗争处于艰难之时,他无所畏惧,毫不退缩,热情更高,千方百计掩护同志。如高月梅、李昆山,王守业、乔贯五等,均是其忠诚战友,常居他家,保证了党的工作顺利开展,打开局面。策安学习认真,虽在紧张工作之时,也要挤时间学习,特别是党的刊物更是认真阅读。他对同志的思想教育极其关心,并耐心启发诱导,不少同志在他帮助下提高了思想觉悟,坚定了革命信念,成为共产主义战士,为党作出了贡献。

? ?“十二月事变”后,策安同志担任临襄河东县委书记。此时,河东党组织的处境更加险恶。但是策安同志不畏艰险,依然尽已所能,团结和保护着河东党组织的负责同志。恶劣的环境和繁重的工作,使策安同志劳累成疾。1940年5月初,策安告别了年迈的母亲和产后不久的妻子,赴太岳区汇报工作并进行治疗。走到临襄(汾东)县委机关驻地洪洞里开村后,因病情更加严重,无法行走。撤到这里的县委交通员李庭芳沿途要担架,终于把李策安同志转移到了设在沁源与沁县交界处的山沟关村的后方医院。时值日寇对晋东南进行大扫荡,战况紧急。李策安身拖病躯,知自己无法和大家一起转移,他对王锡章说:“现在日伪大扫荡,我不能为抗日救国出力了,我两个儿子长大,一定叫他们为党工作!”9月6日,在尚义村被日寇抓获。在敌人严刑拷讯下,始终不屈,大骂日寇。最后,在敌人的铡刀之下壮烈牺牲,时年29岁。

? ?四、李策安同志的三个传记版本:

? ?一、1992年第5期《襄汾党史通讯》耿吾所写的版本(2011年出版的由县委党史研究室、县档案局合编的《襄汾革命回忆录》592页也照搬了这个材料。

? ?李策安同志生平

? ?耿 ?吾

? ?李策安同志于1911年生于襄陵县安李村,原名治安,世以务农为业,幼年丧父,家境艰困。七岁入学,刻苦自励,力求上进,学业优良。高小毕业后,考入运城师范,此时接触和阅读了不少马恩列着作,受到新的思想洗礼,并积极参加学生运动。在斗争中不断提高思想觉悟。1934年毕业后,在襄陵第三高校任教,由于思想进步,执教有方,深为师生所敬佩。1937年加入牺盟会,积极宣传抗日,激励人民群众抗日热情。1938年经乔贯五介绍参加中国共产党,继之任区委组织委员。是年秋,党组织派策安去孝义中共北方局党校训练班学习。当时交通沿线已被日军严密封锁,通过敌占区危险很多。策安欣然前往,表现出强烈组织观念。1939年秋,成立临襄汾东县委,策安任组织部长。

? ?李策安同志对党无限忠诚,对革命坚定不移,他曾对李平甫同志说:“咱们参加革命,头可断,骨可碎,而志不可移。”当革命斗争处于艰难之时,他无所畏惧,毫不退缩,热情更高,千方百计掩护同志,如高月梅、李昆山、王守业、乔贯五等,均是其忠实战友,常居他家,保证了党的工作得以顺利开展,打开了局面。

? ?策安学习认真,虽在紧张工作之时,也要挤时间学习,特别是党的刊物更是认真阅读。他对同志的思想教育极其关心,并耐心启发诱导,不少同志在他帮助下提高了思想觉悟,坚定了革命信念,成为共产主义战士,为党作出了贡献。

? ?策安同志勤奋工作,不怕艰苦,劳累成疾。1940年转赴太岳区医院治疗,当时日寇对晋东南进行大扫荡,战况紧急,他对王锡章说:“现在日伪大扫荡,我不能为抗日救国出力了,我两个儿子长大,一定叫他们为党工作。”是年9月6日,日寇进袭沁源,策安在转移中不幸被俘,被杀害于尚义村,时年仅39岁。

? (此传是比较详实的,但是对晋西事变后的有关背景交待不清。特别是撤退根据地的时间交待不清,好像是因为生病,而专门到后方根据地治病。而事实上不是这样。并且,牺牲时的年龄也不对。)

? ?二、《襄汾革命老区》(2006年9月出版)版本

? ?临襄河东县委组织部长李策安

? ?李策安(1911-1940)原名治安,陶寺乡安李村人。在运城第二师范求学期间,阅读马列着作,积极参加学生运动。1934年毕业后,在襄陵三高任教。1937年冬加入牺盟会,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任区委组织委员。当年赴孝义中共北方局党校学习。1937年“七七事变”后,与乔贯五等人在汾东发动抗日。之后奉命去太岳区学习,曾任安泽、浮山县委组织部长。

日寇占领东三省后,李于1932年参与山西学生请愿团,同郑思达十多名进步青年赴河南洛阳向蒋介石请愿,要求抗日,抵御外敌。

? ?1940年秋,日军对我根据地实行大扫荡,他在沁源县城东一座大庙内向群众作抗日动员报告时,被日寇包围,在组织指挥掩护党政干部和群众转移时,被敌人杀害,时年29岁。

? ?在石家庄“华北革命烈士陵园”烈士纪念碑上,镌刻有他的英名。1946年3月,在张纂为他召开的追悼会上,临襄县委有诗赞道:

? ?白面书生铁石心,岂肯屈辱降敌人。

? ?痛斥日寇不绝口,名若日月照古今。

? ?三、李策安夫人张修贞所写的版本

? ?李策安生平史略草稿

? ?李策安同志系山西省襄汾县安李村人,1911年9月19日生于一个祖祖辈辈耘田的农民家庭里。1913年,他父亲因过度劳累,积劳成疾,口吐血丝,饮食锐减,三天后就吐血而亡,时年27岁。父亲死时,李策安才3岁,家中还有7岁的哥哥、29岁的妈妈,和60多岁的爷爷。从此一家四口苦渡日月。爷爷常是天不亮就下地,天黑才回来,母亲虽裹着小脚,却辛勤持家,从不说苦。策安7岁上学,喜爱读书,从来没有无故耽误过学习。他一年四季,每天都是天刚亮就起床,常常是第一名到校,叫教师开校门。每天放学回家,都是进门就要吃饭。有时,因其它活计,误了吃饭,他就拿块干馍,喝点冷水,按时到校上课。因此,学习总是优等。他的老师李树华先生经常向他母亲说:“策安是个好孩子,将来肯定有出息。”策安不爱多说话,生活上也不很注意,可是什么事都爱问个为什么。

? ?1928年,策安同志18岁时考入了省立运城师范学校。学习上,他爱好历史、地理两科,对于政治时事,尤其关心。他经常偷看进步刊物,如“世界知识”、“理论与实践”、“资本论”等。他在假期里学习也不放松,常常是饭已煮熟,家中人一再呼喊也不肯放下书本。这年三月,我从王云村嫁到了安李村,和他结了婚。

?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寇侵入我国东北,全国人民普遍要求抗日救国,青年学生情结更为激昂。他作为学校里学生自治会主席,于1932年1月加入山西学生请愿团,赴河南洛阳向蒋介石请愿抗日。在运师闹学潮运动中,策安同志与进步青年同学李泽仁、郑思远、秦巴西、孙双山、陕吐白、刘西朋等同学,与落后思想作坚决的斗争。有一次,在斗争中七天七夜没有合拢眼。与当时的校长冯大轰和阎锡山部下的一个团长坐下来谈判,最后取得了要求抗日的胜利。

? ?1934年夏,李策安同志由运师毕业后,先后任襄陵实验小学、第三、第四高级小学教员。他忠于职守,热爱同学,颇为大家爱戴。在四高任教时,曾与思想进步的乔贯五、狄香山等同志团结起来,反对校长宋步溪的保守思想〔让学生为其家中做活X

? ?1938年2月,临汾为日寇所陷,策安同志与乔贯五、韩陵甫、朱花桂、高月梅、李明、王守业、邓明轩等同志,进入襄陵东南山一带,宣传抗日救国政策,联系群众,发展党组织。

? ?襄陵汾东民族革命高小在汾东成立后,策安同志被聘为该校教员。这时,李明同志任区委书记,策安同志任区委组织委员,秘密进行工作。后来,奉命到沁源抗日根据地沁源河西村受党的训练和培养。回来后,担任县委组织部长,成为李明的上级。他在青年学生中宣传抗曰政策,吸引很多青年加入党的组织。〔如安李村的张茂亭、李绪安等)

? ?1939年,山西十二月政变后,策安同志被提升为临襄县委书记。1939年有一股土匪,在汾东区南山盘踞,有些地主土豪绅士为了维护个人财产,利用流氓,勾结匪首,威胁汾东办事处,汾东办事处召开联席会议。策安同志在会上旗帜鲜明,坚决要求打击土匪。对此,当地的地主绅士就在社会上说:“策安家是共产党的窝子。”李策安的兄长怕受累,提出分家,另立门户。但策安在分家时,根本不争多少好坏,只分得四间漏瓦房,两孔土破窑洞,24亩土地。母亲、妻子都埋怨他。但他说:“到共产主义社会咱什么都会有,不愁咱家不幸福。”1939年12月28日,策安和其兄长分了家。

? ?策安同志搞抗日救亡活动,十分积极,经常在干部训练班和群众大会上做抗日救国的演说,对团结群众抗日、激发群众斗志起了很大作用。他对陶寺村的秦平甫同志说:“咱们共产党员对革命头可掉,血可流,骨可碎,筋可断,革命意志不能移,我就是牺牲了,我两个孩子长大也要抗日救中国。要把这些丧尽天良地汉奸、卖国贼、亡国奴斩尽杀光。”

? ?汉奸和日寇对他非常仇视。他处于十分危险的境地。白天,他不敢回家,常是深更半夜回来。有时带着三个人,有时带着五个人,也有十多个人的时候。回家来就是做饭吃,赶天不明时就走了。走时又带些干粮。连我也不知道他们去干什么,更不知道到什么地方。有时情况紧张,偶然白天回家,总要让我在大门外放哨。一同来的女同志朱花桂、高月梅就自己动手做饭吃,男同志研究工作。有一次策安因感冒引起痢疾在家住了两天,我埋怨他说:“你整天东跑西奔,也不问地里的事,粮食够不够。咱家虽然不要求发财致富,但总得能活下去。你不给家里分文钱,这样的日子如何过下去?老人孩子每天都要吃饭,我为你担惊受怕。要不咱们一块走,闹革命,撇下这个小家庭。”

? ?策安再三劝告我:“坚持下去就是胜利。现在时局很紧,出去没办法,你在家比较好点。要招呼好老母亲和两个孩子。等把日本鬼子消灭了,孩子们长大了,革命成功了,到哪个时候你想咱们的生活多么幸福啊!”

? ?策安又对我说:“如果日寇把你抓住了,你无论如何都不要说我和其他同志的姓名,自己吃点苦,受些怔,党会知道的,千万不要连累革命同志!”

? ?1939年冬季是日寇扫荡最猖獗的时候。腊月三十,乔贯五同志要回邓庄老家去。策安同志和母亲和我再三留住,让他在家过年。可是贯五说:“大家都忙着过新年,情况不会有危险吧!”他怕给我家添麻烦,在腊月三十下午太阳落山时辞别了策安回家。第二天是正月初一,由于汉奸告密,天不明日本人就把他家的院子包围了。乔贯五不幸被捕。被捕后,贯五受尽严刑拷打,但他坚贞不屈。农历三月,他被杀害于赵曲村外。

? ?1940年正月,形势越来越危险,家中无法生存下去。我也要生第三个孩子了,家里不能待,邻居家不敢收留,只得到娘家王云村找了周春贤先生家的一孔土窑安了身。我又没有亲妈。婆母在家照料家务,无奈只得央邻居李生财的母亲伺侯。正月十三日下午生了一个男孩,因大人成天提心吊胆,对婴儿照顾不到,五六天婴儿就患了“四六疯”死了。

? ?那时候,日本人到处捕杀共产党,国民党也杀共产党,盘踞在东山的土匪韩老九也到处祸害革命家属。汾东党组织受到很大破坏。这时策安要到根据地向党组织汇报工作。于是他撇下了60多岁的母亲,和七岁、三岁的两个孩子,以及产后不满三个月的我,到沁源向党汇报工作。

? ?1940年,日寇对我根据地沁源一带扫荡,9月,李策安正在沁源县城东头的大庙中向群众做抗曰动员报告时,日寇进了县城西门,群众顿时乱做一团。策安同志因身体患病,行动不便,被当场抓获。在敌人严刑拷讯下,始终不屈,大骂日寇,英勇就义。当他赴刑场时,大呼“誓死不当亡国奴,坚决抗日救中国!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共产党万岁!”最后,死在敌人的铡刀之下。时年29岁。

? ?1946年3月份,我人民政府在本县张再村为策安召开了追悼大会。在张再烈士陵园的碑上镌刻了他的名字。

? ?后有人写诗赞道:“白面书生铁石心,岂肯任敌害黎民。至死骂敌不绝口,名比日月照古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