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军一一五师转战晋西南的卓越贡献
2015/11/10 11:11:13

临汾市委党史研究室副研究员 ? 张国富

    八路军一一五师是一支以骁勇善战而名震中外的铁血雄师。太原失陷后,奉命挺进晋西南,独立自主地开展山地游击战争,创建抗日根据地。在一年的时间里,屡战屡胜,所向披靡,用血肉之躯筑起了钢铁长城,以卓越战绩支撑和推动山西及华北抗战。为夺取抗日战争的胜利,做出了杰出的历史贡献。

    一、挺进晋西南是毛泽东的战略部署

    山西位于黄河中游,北倚察绥,南邻河南,东接河北,西南隔黄河与陕西相望。同蒲路纵贯南北,正太路横穿中东。北有恒山、五台山和管涔山虎踞,南有太行山、太岳山和吕梁山龙盘。平型关、雁门关和娘子关是雄关,滔滔黄河系天险。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是进可攻,退可守,易守难攻的军事战略要地。在抗日战争中,三晋大地具有极其重要和特殊的战略地位。

    毛泽东对山西这块热土最为看好、最为重视、最为关注,并情有独钟。在其亲率红军东征时,就对山西作了深入透彻的考察研究,与山西结下了深厚的历史情结,并依托和围绕山西运筹积蓄了一系列的战略构想。

    全面抗日战争爆发后,在决定中华民族生死存亡和前途命运的重大历史关头,山西始终成为举国瞩目的省份,首当其冲地成为抗日战争的主战场。胸怀远大,高瞻远瞩的开国领袖毛泽东,在坚持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和开展山地游击战争战略方针的同时,统览全局,深谋远虑,围绕山西一步步精心设计和运筹谋划了旨在抵御侵略的一系列伟大战略部署和决策,亲手绘制了一幅幅克敌制胜的宏伟蓝图。

    1937年8月,八路军挺进山西前线之后,鉴于敌情和战局的变化,毛泽东于9月17日向八路军发出变更原定战略部署的指示。指出:“敌之战略计划是以迂回姿态,企图夺取太原,威胁平汉线友军侧背,进而实现其夺取华北五省之目的。恒山山脉地区必为敌军夺取晋察冀三省的战略中枢。因此,过去决定我军全部在恒山山脉地区创建游击根据地的计划,已根本不适用了。为进行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广泛发动群众,创建游击根据地,使我军在战略上处于主动地位,应将3个师由集中配置变为分散配置:一二○师转至晋西北管涔山地区活动;一二九师于适当时机进至吕梁山地区;一一五师立即进入恒山山脉南段地区活动,准备依情况逐渐南移展开于太行、太岳两山脉地区。”①毛泽东分兵部署和分散配置的战略意图清晰可见。并将吕梁山作为其战略重点区域之一。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①《中国人民解放军八十年大事记》,第107页,军事科学出版社,2007年。


    毛泽东对包括晋西南和吕梁山在内的山西四角区域,极为关注,并酝酿筹划着建立战略支点的构想。9月20日,毛泽东明确指出:“游击战争主要应处于敌之翼侧和后方,在山西应分为晋东北、晋西北、晋东南、晋西南四区,向着进占中心城市和要道之敌取四面包围态势。不宜集中于五台一区,集中于一区则难以立足。”①

    1937年11月8日,太原失陷。在华北以国民党军为主体的正规战争已经结束,以八路军为主体的游击战争升为主要地位。太原失守当天,毛泽东致电八路总部和一一五师。指出:“吕梁山脉是八路军的主要根据地,但其工作尚未开始。因此,不但徐旅(三四四旅)须立即迅速转移,林率陈旅(三四三旅)亦不应在东边恋战,亦立即开始转移为宜。” “彼时恐敌已深入汾河流域,并占领孝义等处。转移后,徐旅以汾阳为中心,陈旅以蒲县为中心为宜。”②

    9日,八路军总部根据毛泽东的指示,给一一五师发布命令:令师直属队及陈旅,适时准备转移至吕梁山区,执行创建抗日根据地的任务,翌日由现地开始南进,徐旅的行动另作规定。几天后,毛泽东在关于日军占领太原后八路军的任务的指示中,再次强调要求,一一五师主力应转移到汾河以西的吕梁山脉。毛泽东接二连三地对晋西南地区和吕梁山


①《中国人民解放军八十年大事记》,107页,军事科学出版社,2007年。

②《毛泽东军事文集》,第2卷,第111页,军事科学出版社,1993年。

脉作出战略部署和重要指示,凸显其对这一区域的高度重视和极大关注,也充分显示和证实了晋西南极其重要的战略地位和不可替代的作用。

    根据毛泽东的战略部署,在广阳伏击战歼敌千人之后,一一五师师部率三四三旅迅速南移至汾河流域的赵城、洪洞一带。经短暂整训之后,挺进吕梁山区。

    毛泽东的战略眼光始终紧紧盯着吕梁山,并不断作出新的战略设计和部署。1938年2月28日致电一一五师。指出:“敌从军渡、 碛口两点猛击河西,准备渡河,绥德危急”;“迅速以一部控制大麦郊、水头、川口、石口地区,发动群众,组织游击队,巩固战略枢纽”;“派出足够工作人员,大力发动石楼、永和两县群众,组织游击队,巩固渡河点”;“向灵石,汾西两县派出工作人员,发动群众,组织游击队,准备晋东部队必要时向西转移”;“主力转入隰县、午城、大宁地区,寻机作战,相机消灭该敌。”①

    战略指导思想和方针以及战略部局,直接关系战争的胜负。在毛泽东的英明领导指挥下,一一五师这支雄师劲旅一进入群峰逶迤的山区,就如鱼得水,大显神通。巧妙地与敌周旋,灵活机动地打击日寇,连战连捷,以骄人的战绩,形成了与国民党正面战场相呼应相配合而又独立支撑战局的


①《毛泽东军事文集》,第2卷,第167页,军事科学出版社。

崭新的战略区域。从而实现了毛泽东精心设计并企望已久的在山西开展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争的战略部局,开创了抗日战争的新局面。

    二、有力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

    太原失陷以后,疯狂的日军并未停止进攻的步伐,而是将进攻的锋芒直指晋南地区。1938年1月10日,日本华北方面军向第一军下达了攻占山西省南部并予以确保的命令。随之调集第一○九师团、二十师团、十四师团、一○八师团、十六师团和临时航空兵团的第四飞行团等,兵力达驻华北日军的半数,采用中央沿同蒲路前推,两翼策应,多路进攻的战法,向晋南发起了猛烈进攻,企图将中国军队压缩到黄河岸边包围聚歼或驱过黄河。

    日军陆空协同,狂轰滥炸,多路迂回向以临汾为中心的晋南进攻。虽多处遭到中国守军的坚决阻击,但攻势不减,攻城略地,长驱直入,烧杀抢掠,于1938年2月28日攻占晋南重镇临汾。尔后,日军又南下西犯,杀气腾腾,气焰十分嚣张。

    在日军向山西南部大举进犯,国民党军大部分溃败纷纷撤退之际,一一五师遵照毛泽东和中央军委制定的独立自主开展山地游击战争的战略方针和分兵占领山西四角区域的战略部署,逆势而上,迎敌而进,疾速进入吕梁山区,占领和控制战略枢纽。充分利用晋西南和吕梁山脉峰峦重叠,沟壑交错,道路曲折狭窄和植被茂密的有利地形,快速机动,隐蔽埋伏,寻机歼敌,达成了袭击和伏击的突然性,连续给疯狂进犯之日军以强有力的打击和重挫。

    午城、井沟战斗,攻占日军兵站要地午城镇,连续伏击日军,三战三捷。激战五日,歼灭日军1000余人,毁汽车69辆,缴获骡马200余匹及大批军用物资。自身仅伤亡200余人,以较小的代价,零敲碎打,积小胜为大胜,致使日军损兵折将,屡遭重创。一一五师犹如优雅的绅士,一小口一小口地吃着日本人送上门的“美味佳肴”。一败涂地的中野旅团撤出吕梁山区时,看起来像是一支凄风苦雨的出殡队伍。

    汾(阳)离(石)公路中段战斗,在薛公岭、油房坪、王家池,连连设伏,两翼夹击,共毙伤日军1200余人,缴获各种武器560余件、骡马100余匹,击毁汽车30余辆,连续给敌人以沉重打击。出敌不意的伏击,打得日军丢盔弃甲,溃不成军。就连骄横狂妄,飞扬跋扈的旅团长山口少将还未拔出军刀,即倒地毙命,魂断吕梁山。

    恼羞成怒,不甘心失败的驻汾阳的日军联队长山本,还给杨勇写了一份“挑战书”。“前与贵军交战,遗憾万千……惟敝军不愿山地作战,愿约贵军到兑九峪平原一带决一雌雄”。曾思玉看后笑着说:“山本说我们打埋伏的战法太不光明正大,说明我们的游击战术搞得他们束手无策了。”杨勇微笑道:“打仗嘛!就是要以已之长,攻敌之短。敌人装备精良,机械化部队在平地机动性好,可充分发挥火力强大的优势,但是一到山地就会大打折扣。而我们却可借助有利地形神出鬼没,四处游击。”①遂提笔写了份应战书:请“阁下来隰县山间一较可耳。”

    一一五师在吕梁山区屡屡出奇制胜,有效地抑制了日军进攻的锋芒,有力地挫伤了日军作战的锐气,产生了不同凡响的震慑作用,使连吃败仗的敌人元气大伤,成为惊弓之鸟,强弩之末。从此之后,日军再未能在晋西南发起大规模的军事行动。

    一一五师的热血健儿,面临亡国灭种的危险,义无反顾,挺身而出,以最富于牺牲精神的爱国主义,无所畏惧的英勇行为,炎黄子孙的铮铮铁拳,痛击倭寇,力挽狂澜,支撑起全民族救亡图存的希望,成为夺取抗战胜利的民族先锋和中坚力量。

    三、彻底粉碎了日军西进南下的战略企图

    一一五师转战晋西南的频繁活动,出色表现和不俗战

绩,影响深远,效果显着,取得了良性的连锁反应。不仅有力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而且彻底粉碎了日军西进南下的


①《铁流东进》,第157页,解放军文艺出版社,1995年7月。

战略企图。

    宏伟绵延的吕梁山脉雄踞其间的晋西南地区,北通绥蒙,东视华中,南抵中原,西隔黄河与西北相望,是陕甘宁边区的东侧屏障,通往华中、华东的重要通道,战略地位极为重要。

    日本侵略者对晋西南觊觎已久,早已垂涎三尺,欲占领这一重要战略区域。西犯突破黄河河防,窥视延安,攻取西安,进犯西北;或由此南下,直抵潼关,进击中原,长驱南侵。从1938年2月起,日军多次向陕甘宁边区的黄河河防进犯,妄图切断陕甘宁边区与山西各抗日根据地的联系,威胁中共中央、中央军委指挥中枢的安全。

    1938年3月,日军进攻神(木)府(谷)河防。5月,日军又向军渡方向进犯,均被八路军后方留守部队击退。

    日军二十师团占领临汾后,又进占蒲县,尔后主力沿同蒲路南犯,另以4000余兵力由蒲县西进,企图占领大宁和马斗关黄河渡口,威胁和进攻陕甘宁边区。

    午城和井沟地处吕梁山脉腹地,北通隰县,东连蒲县,西抵大宁,三条要道在此交会,是一个重要的交通枢纽。控制此地,就等于卡住了日军西侵的脖子和咽喉。一一五师抢控要点,抓住机遇,秘密设伏,坚决阻击,夺取了午城、井沟作战的胜利。战斗前后进行三次,前两次伏击日军辎重部队,均快速顺利地结束战斗;第三次伏击日军援军,战斗十分激烈,在决死二纵队和汾西游击队的配合下,经英勇顽强作战,全歼敌援军。将西犯日军主力驱出吕梁山区,迫使其后撤退回进攻出发地临汾。并完全切断了日军临汾至大宁间的交通补给线,使日军的西犯计划触礁搁浅,希望落空。

    西犯乏力的日军,稍作休整,又卷土重来。为策应华中日军进攻武汉,山西日军兵分南北两路再次西犯。一路企图由风陵渡过黄河直取西安;一路企图由军渡过黄河沿陕西吴堡一线进攻延安;妄图在战略上切断中国军队的西北大后方。北路日军一○八师团沿汾离公路西犯,先后占领离石、柳林,并隔河炮击黄河对岸。三四三旅响应“保卫陕甘宁,保卫党中央”的号召,奉命迅速急进汾离公路。伺机伏击日军及其运输线,破袭敌人交通,切断其补给线。首伏薛公岭,再伏油坊坪,三伏王家池,三次战斗有机衔接,三战三捷。给西犯日军以迎头痛击,逼迫其撤退到汾阳一带。

    一一五师驰骋吕梁,南征北战,屡战皆胜,牢牢地巩固了黄河河防。在黄河东岸筑铸起坚不可摧的铜墙铁壁。日军接连碰壁,头破血流,伤亡惨重,寸步难行。从而使日军侵占吕梁山,突破黄河防线,西进南下的战略梦想变妄想,半途而废,化为泡影。

    四、密切配合了友军的对日作战

    抗日战争时期,在中国共产党的倡导下创建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形成了国共合作,共赴国难,团结御敌的格局。在统一战线方面山西走在了前头,成为全国的模范,国共两党两军协同配合,共同抗日。继平型关和忻口战役,两军合作抗敌,毙伤日军3万余人之后,在晋西南的作战中,两军继续并肩携手,抗击日寇。

    1938年2月,日军纠集重兵攻击临汾北部的韩信岭,企图一举攻占山西南部。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兼前敌总指挥卫立煌,率部在韩信岭依托有利地形顽强阻击。

    为配合友军作战,奉朱德总司令之命,一一五师率三四三旅从洪洞、赵城地区迅速进至灵石、孝义地区,侧击由孝义进犯之敌,并歼敌一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控制支点要冲,占领和巩固战略枢纽。紧接着向石楼、永和地区发展,控制吕梁山南段,创建晋西南抗日根据地。随后又取得了午城、井沟战斗的胜利,歼灭了日军的有生力量,牵制了敌人大量兵力,干扰和打乱了日军的战略部署,以强有力的作战行动,策应和支援友军卫立煌部在正面阻击日军。

    韩信岭阻击战结束后,卫立煌率警卫部队向吕梁山区转移。因行踪暴露,几遇不测,麻烦不断,迭遭险情,处境十分险恶。日军绞尽脑汁欲抓住卫立煌这位名震一时的“支那虎将”,日机盘旋空中侦察轰炸,地面重兵围追堵截,其警卫部队也伤亡惨重,并被冲散打乱。一一五师闻讯后出手鼎力救援。在全面部署,整体行动的前提下,派出一个连在大宁县白儿岭一带浴血奋战,殊死抗击日军的猛烈进攻,及时接应、掩护、救援卫立煌顺利脱险。

    白儿岭战斗十分激烈,整个阵地都处在日军飞机大炮的猛烈轰击下,工事几乎全被夷为平地。卫立煌用望远镜看到炮火连天的壮烈场面,就问八路军指挥员:“前面是几个团?”答:“只有一个连”。卫立煌十分惋惜地说:“这个连完了!”然而不多时这个连顺利撤回来了,不但打退了敌人的进攻,而且还带回来一些战利品。卫立煌非常惊奇,感慨敬佩地说:“八路军真能干!”事后,卫立煌为了表达谢意,给八路军拨发了不少武器弹药和装备。

    一一五师及时伸出援手,全力接应解救卫立煌的英勇行为,被传为国共合作抗日的佳话。此举充分发挥了无以估量的表率和垂范作用,促使卫立煌等爱国将领进一步坚定了抗日的决心,与八路军并肩战斗,从而巩固和发展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

    这一阶段,正是中国共产党和闫锡山合作抗日的黄金时期。闫锡山率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部及晋绥军,在晋西南的吉县一带“守土抗战”。一一五师在晋西南大刀阔斧,势不可挡的作战行动,既使日军屡受重挫,又紧紧吸引了日军指挥机关的注意力,穷于调兵遣将应对锋芒逼人的一一五师,有效地牵制了日军大量兵力和精力。有力地支持和配合了友军的作战,为闫锡山晋绥军的“守土抗战”,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为闫锡山长期立足晋西南,奠定了基础,提供了较为安稳的环境。

    五、积极开创了晋西南抗日根据地

    晋西南地区,北起汾离公路,南至风陵渡口,东达同蒲铁路,西临黄河,区域广阔,地形复杂。北与晋西北抗日根据地接壤,是保卫中共中央、中央军委所在地陕甘宁抗日根据地的东部屏障和联结晋冀豫和华东、华中抗日根据地的纽带。

    1938年2月,日军第一军第二十、第一○九师团等,向晋西南发动进攻,先后侵占汾阳、介休、孝义等地。国民党中央军和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部,继续向晋南和黄河以西败退和撤离。晋西地区遂成为敌后。为配合国民党军作战,并创建晋西南抗日根据地,一一五师主力立即进至灵石、孝义以西的兑九镇、张兰、段村、大麦郊、川口地区,开展游击战争,袭击日军交通线,收复失地。

    在半年多的时间里,一一五师叱咤风云,所向无敌,连战皆捷,先后取得午城、井沟战斗和汾离公路伏击战的胜利。以卓越的战绩,掣肘和扼制了日军进攻的势头和锋芒,扭转了被动局面,改变了战争态势,开创了晋西南抗日斗争的新局面。

    此阶段,中共中央北方局和中共山西省委(后改为晋西南省委)立足晋西南领导和组织抗日斗争。一一五师强有力的军事作战行动,发挥了重要的掩护配合作用,创造了有利条件,提供了安全保障,成为党组织坚强的武装护卫和后盾。各级党组织领导抗日的活动,有了宽阔的空间和有利的环境。1938年,晋西南地区在中共山西省委领导下,先后成立了洪(洞)赵(城)、隰(县)蒲(县)、乡(宁)吉(县)、汾(阳)孝(义)和中(阳)离(石)特委及24个县委。到1939年9月,共产党员发展到5900余人。从而加强了抗日斗争的领导力量和坚强核心,各级党组织和广大共产党员成为反对和抵御侵略的中流砥柱。

    一一五师在英勇作战的同时,派出数支游击支队和多个地方工作团,与先期进入晋西南的北方局和山西省委、山西青年抗敌决死第二纵队和牺盟会等携手并肩,密切配合,宣传、发动、组织和武装群众,废除苛捐杂税,实行减租减息,建立和发展抗日自卫队和游击队,先后建立了隰县、蒲县等16个县的抗日民主政权,大多数县长都由共产党员担任。随着建党、建政、建军和各项抗日工作的深入开展,整个晋西南地区掀起了轰轰烈烈,如火如荼的抗日热潮,开创了晋西南抗日根据地。

    晋西南,与相继创建的晋西北、晋东北和晋东南抗日根据地,形成鼎足之势的四个战略支点,互为犄角,“三面包围了同蒲路(路之东西两侧及南端),四面包围了太原城。”①将日军紧紧地压缩在太原和少数几条交通干线上,难以向四周扩张,陷于广阔敌后战场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彻底粉碎了日本帝国主义“一个月拿下山西,三个月灭亡中国”的战略目标。

    以山西为中心的四大抗日根据地的创建和战略支点的形成,为中共领导的抗日游击战争由山地游击战向平原游击战拓展,以开辟更加广阔的华北敌后战场,创造了可靠的前进阵地,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形成了极为有利的条件。有力地牵制了日军,支持和配合了正面战场的友军,从而使山西成为华北抗日的主战场;成为抗日游击战争最能长期支持的战略基地和战斗堡垒;成为华北以至全国抗战的模范。

    山西是名符其实的实行抗战的“立足点”,发展抗战的“出发点”,持久抗战的“大本营”。中国的抗日战争以山西

为战略支点和出发地,逐步向整个华北及其四周实施战略展开,创建根据地,坚持持久抗战,一步步走向胜利。


①《毛泽东选集》,第二卷,427页,人民出版社,1991年。

    六、快速壮大了人民抗日军队的力量

    八路军是为了适应抗日战争的客观需要,在中华民族举国团结抗战的高潮中应运而生的,是以国共合作为基础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在军事上的表现。八路军在抗日战争的烽火中,历经磨炼,由小到大,由弱到强,发展壮大为强大的人民军队。不仅在山西和华北抗战中发挥了主力军的作用,而且在敌后战场乃至全国的抗战中都具有重要的历史地位,成为赢得抗战胜利的决定性力量和主要因素。

    一一五师是八路军中的精锐劲旅,在转战晋西南中,面对强敌,无所畏惧,马革裹尸,搏弈疆场,实施艰苦卓绝的抗争。其结果不但没有被来势凶猛的侵略者所吞噬,反而取得了辉煌的胜利,并由原来的几千人发展壮大到上万之众(不含三四四旅)。

    一一五师的发展壮大经历了一个渐进的过程,并得到各级党组织和广大人民的支持,特别是敌后抗日根据地人民群众的全力支援和鼎力相助。人民群众是人民军队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力量源泉。

    1937年8月,一一五师从陕西省三原县云阳镇出发,挺进山西抗日前线时,全师共1.55万人。首战平型关和广阳伏击战,两役共歼敌2000余人。在与极其凶悍的日本侵略军的交战中,一一五师的勇士们勇猛顽强,战斗异常激烈,虽取得重大胜利,但该师亦有所伤亡和减员。

    太原失陷后,一一五师师部率三四三旅(此时,三四四旅已划归总部直接指挥)南移至洪洞、赵城地区整训,并分兵一部至襄垣、屯留地区进行扩兵。同时,派出扩军小组,协同地方宣传抗日,动员和号召爱国青年参加八路军。

    洪洞、赵城地区,一一五师指战员们并不陌生,而且十分熟悉。1936年春,红军东征时,红一军团(一一五师前身)曾驻扎和活动在这一带,发动群众,筹粮扩红,仅赵城就有300多名热血青年参加了红军。红军还派肖克、张国华等在此地帮助组建了中共山西河东工委和河东抗日游击队,播下了抗日的革命火种。为了抗日,如今人民军队又重返故地。子弟兵与久别重逢的乡亲们嘘寒问暖,再续深情,并宣传抗日,发动群众,参军参战,组建地方抗日武装,洪赵地区迅速掀起了抗日的热潮。

    由于有深厚的政治和群众基础,扩军工作十分顺利,到处呈现出“母亲叫儿打东洋,妻子送郎上战场”的动人情景。 在短短20多天里,六八五团在赵城、洪洞,六八六团在襄垣、屯留扩军3000余人。除把两个团的兵员补齐外,还又新组建了一个补充团,达到了整装满员。1938年元旦,朱德、彭德怀等总部领导,在洪洞县杜戌村,检阅了威武雄壮,精神抖擞的六八六团,并讲了话。

    此时,在临汾领导抗战的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周恩来,对八路军的扩军工作十分重视,向中共山西省委提出“20天扩军3000人”的任务。省委秘书长张稼夫亲自负责此项工作。仅用半个月时间,就提前超额完成了任务,为八路军及时补充了一批强壮的兵员。新兵分别在运城和侯马两地集中整训后,大部分补充给一一五师。至1938年3月中旬,一一五师师直和三四三旅兵力约为1.2万人。

    一一五师进入吕梁山以后,一面开展游击战争,阻敌南犯西侵;一面发动群众,促进和推动全民抗战。首先派出数个游击支队,向文水、交城、太原附近活动。接着,又组成许多工作团,深入汾西、灵石、孝义、石楼、永和、大宁、隰县等地,做群众工作。有时甚至把部队化整为零,分散活动,足迹遍及晋西南地区各县,很快打开了局面。这一阶段,众多抗日青年强烈要求加入八路军,一一五师陆续吸收不少青年入伍。甚至有一些地方抗日武装和游击队整体加入一一五师的战斗序列。兵力急剧成倍增长,为后来挺进冀鲁积蓄了雄厚的力量,创造了有利条件,形成了锐不可当的铁流东进之势。

    1938年8月,肖华率三四三旅机关部分人员自晋西出发,进抵冀鲁地区,开辟新的战场。同年底,一一五师师部率三四三旅两个团全部挺进山东。1940年5月,陈士榘率一一五师晋西独立第一支队抵山东归还一一五师建制。至此,一一五师全部撤离晋西南。

    一一五师转战晋西南期间,以气吞山河的大无畏英雄气概,谱写了惊天地、泣鬼神的壮丽史诗,为赢得抗战的胜利作出了不可磨灭的卓越贡献。他们的英雄业绩将永载史册。今天,在纪念中国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我们更加怀念和仰慕英雄的八路军及一一五师。并为他们感到骄傲和自豪。

    回顾这段光辉战斗历程和峥嵘岁月,总结和借鉴其历史经验与教训,对新形势下弘扬爱国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精神,继承和发扬光荣革命传统,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与和平崛起,具有重大的历史和现实教育意义。